「世界上沒有怯懦的高樓
沒有細水長流的煙火
閃閃發光的妳正在笑著說」

1976!!!!!!!!!!!!!!!!!!!!!!!!!!!!!!!!!
反正就也只有1976會讓我打出整排驚嘆號。
總覺得至少有件事情是讓我滿足的:

他們還在唱著歌,而我也還深愛他們唱著的歌。

每次有誰要發新專輯時 總是讓人戰戰兢兢
一邊迫不及待地渴望新歌
一邊卻又擔心要是自己再也跟他們沒有共鳴了怎麼辦

偶像本來就不是特別保值的東西 總是有可能一不小心你就不愛他們了。
畢竟他們會老去而你也是

然而當我聽見阿凱唱著歌 還是忽然就有很多什麼湧上心頭
嘿 繼續當文藝青年的偶像吧。
不合時宜那又怎樣。
在我們驕傲地存在的這一刻 別太緊張 別太沮喪 別說大道理

時間滴滴答答的經過
彎著腰鬼鬼祟祟的經過
天空劃過誇大的煙火
妳正笑著說 別說大道理
好像在夢中 享受這美夢

g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關於夏宇。

 

我發覺近幾天我已習慣用「關於」開展我的話題或者思緒,這大概跟最近讀夏宇的腹語術脫不了干係。夏宇在腹語術裡總會用「關於」兩字展開一首詩,關於幽靈或關於厭煩等等。究竟為什麼我們不能劃去關於兩個字呢?關於關於,讓展開的語語有了無限延伸的可能,特別是在我不太能掌握我所想敘述的事物的時候——用來辯解:我不是在談論愛情,我是,呃,在談論「關於愛情...的種種」、我不是在談論寂寞,我只是在談論「關於寂寞...的種種」,企圖閃躲有些太曖昧不明太難以定義的字眼。

 

所以我們通常也沒有必要談論「關於手機」,我們可以自信滿滿的輸入手機兩字然後enter換行。畢竟談論手機的時候並不會有人離題想到布丁什麼的。

 

但是我們可以討論「關於寂寞」,因為當我們談論關於寂寞的時候,我們可以提起手機、提起布丁什麼的。讀者也許會自動聯想:手機和寂寞、或者布丁和寂寞。讀者會開始思考手機和布丁的特性有什麼是會和寂寞契合的。手機→通話→溝通→寂寞,或者布丁→柔軟→寂寞。如一種通俗平凡的遊戲,雖然我們還是不太清楚為什麼寂寞會是柔軟的,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當你說「寂寞很柔軟」的時候,並沒有專家學者能提出學術研究或者統計資訊指摘你錯了「寂寞應當是堅硬的。」事實上大家只能順著你的思緒開始思考,啊,這麼一說,寂寞真的是柔軟的呢。

 

(因為沒有人有自信能掌握寂寞的本質。所以不論說什麼聽起來都頭頭是道。)

 

於是我們不談論寂寞,我們談論關於寂寞。也許還有一些其他和寂寞同樣抽象卻又真實的字眼。像是,舉個例子來說,夏宇。

g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今年夏天始終離不開一種衰敗。太多周遭的隱喻一再圍繞著2009年的夏天。

Michael Jackson、Pina Bausch、還有那許多在花花世界裡和我錯肩而過的人們

一切似乎就從平凡無奇的某天開始,衰敗。

 

我們遺失的簡訊、照片。

即時通或站內信裡幽微的低語、

那些離境和即將離境的人們。

 

聽說海洋音樂祭已經整個爛掉了,那個我和Ji努力挖了一下午的情人雅座呵。

還有蔡健雅唱著沙灘、還有我第一次跟1976大吼著態度。

 

說好明年還要一起去的野台開唱呢?七月28號忽然想起來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

理當從此展開的回憶,不論是06年圖騰、Tizzy Bac和水簾洞、

07年水星逆轉和Yindi Hada的魔幻迷離、YMCK的可愛和胡德夫的遼闊

或是08年大雨滂沱的1976和小舞台的歐噴愛、還有丟青花瓷的濁水溪

 

沒有了。沒有那一年裡最美好的三天。

 

愛愛搖滾(暫時)胎死腹中。

 

就連音樂航空站華麗盛開兩天之後迎面而來的,也還是主辦單位的鉅額虧損。

是啊我們都很努力改寫結局了。我們都很努力要來個逆轉勝。

但是奇蹟並不曾發生,NIN還是停辦了。

 

這只是又一個隱喻。NIN的最終巡迴,終究還是沒辦法力挽狂瀾。

夏天,本來應該要是個搖滾樂的主場的。

 

我沒有忘記小草地的花花草草、跳起來看起來也非常熱血洋溢

但是腦子裡卻始終浮現著張懸那天在華山唱著,

 

關於我愛你。

 

 

g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閒來無事,窩在房間裡整理CD。

其實已經不那麼常用CD聽音樂了,打開電腦,iTunes把幾百幾千首歌整理的
好好的—歌手、音樂類型、出版年份以至於專輯封面一應俱全。數位革命鋪
天蓋地而來,我們正是吹響號角的那個世代。當然我還是會逛唱片行買CD,
興奮到一回家就把膠膜拆開,放進CD-Player讓聲音充滿整個房間,但是我也
沒有忘記,要趕快把CD轉成mp3檔,跟伺服器上的資料庫抓取專輯資訊標籤,
好跟我的iPod同步,明天出門搭捷運時才能聽。

至於CD,便放在書架的一角,偶爾翻出來當作睡覺的BGM。

對於房間內的管理政策我向來是個隨性派,信仰老莊的無為而治,一張張的
CD殼也就隨意堆放在書架的一角,不算糟蹋也稱不上多愛護珍惜。也曾下過
決心依歌手、年代好好分類,但不出幾天,東抽一張出來聽西揀一張借朋友
,就又回到一種混亂的平衡。物理學中亂度、熵的概念,常讓我聯想到這一
塊由CD所建構起來的小宇宙。

周杰倫、倉木麻衣、Garnet Crow、陳珊妮、蘇打綠、1976、Stars、張懸、
Belle & Sebastian、Sigur Ros……如果要幫這小宇宙加上一個側標,那
或許會是「一個假文青的誕生」。我一邊把專輯資訊輸入電腦歸檔,一邊把
唱片放進透明的塑膠箱裡—光是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心裡就會浮現出一些
音符,像是朦朧的時光碎片。

現在回頭看一看,那一段日子都是用音樂註記的。不知道我究竟要怎麼書寫
,才能把這些難解混亂的故事說給你聽呢?還不想說故事,就把蘇打綠的小
情歌Demo拿出來聽,一放就是一個下午。

網上有人丟來訊息,說整理CD整理的很累是一種奢侈的煩惱。我完全同意他
的說法。

g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年前,小草地二年級。
兩年後,小草地三年級。

舊地重遊的感覺很微妙,各種事物紛紛從記憶底層湧上來。
和你們互相交換的那些情節,主線大致符合但細節對話卻又彼此矛盾。
究竟我們當中有沒有人真的記對了呢?

大溪國小還是在那裡,那我們呢?
大概總有點學乖了,像是知道要帶很舊的衣服去玩水,
或是可以肆無忌憚的把包包放在走廊不去管沒關係等等。
今年沒有奇怪的local主持人、但還是有莫名其妙的團康串場
今年沒有把一堆二手CD拿出來賣還可以殺價的攤位、但是有hitFM在賤賣合輯99元

總是隨便走走停停,也不太care到底有哪些大團沒聽到
大家分分合合到處亂走,才剛揮了手,等等就又碰了頭。
似乎也不很專心在聽音樂,一起聊天、曬太陽、拍照比較重要。
朝小狗拍幾張照片、朝吹泡泡的女孩拍幾張照片、朝天空拍幾張照片
「這是黃玠唱香格里拉的天空喔」、「這是橙草唱Wonder Woods的天空」

 


 



 



或者默默離開沙灘上的眾人,一個人慢慢走進海水裡面
一直走一直走好像可以就這樣走到所謂的遠方
直到海浪可以恣意撥弄我的軀殼,就停下來,
看準每一個浪頭跳起來,默默想念著誰然後任它引領我漂流。
「現在的每一個當下都是美好的。」這樣想著。

搭著清晨發車的區間車,先偷偷跑去樹林站搶座位。
火車會一路轟隆隆咖喳喳的經過北海岸,到一個只有一個月台出口的大溪車站。
出站,沿海。
左轉走10分鐘,會看到大溪國小。
有一池魚,有兩三株老樹。
從操場後面爬上防波堤,轉個彎就是蜜月灣的沙灘和浪花……

 


 


gin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